首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伊川县鸣皋镇党委书记申俊涛做官不为哪般?


作者:电泳涂料网     来源:电泳涂料网     时间:2019-09-24 14:40

字号

       我叫马书民。58岁,中共党员,伊川县鸣皋镇沿村,原任支部书记(村主任)9年,从那以后十几年村里没有村委班子,问题成堆,村民怨声载道,我身为一名党员曾多次跑到镇里找领导协调解决村里长期积压的问题,让村民有一个团结和谐的生活环境,有利于生产和发展,可是不能如愿。

  申俊涛2016年接任鸣皋镇党委书记以来,不是深入实际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而是听之任之、推诿扯皮,从不把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作为一个乡镇政府的父母官,不体察民情,不解决遗留问题,怎样能得到群众的用户呢?

  最不能让人们满意的是,申书记在上任三四个月间,不按党的政策规矩,突击提拔,独断官僚,不遵守组织原则任人唯亲。他把沿村村委一个非党员接纳为党员后,直接转为支部委员,就连这个村里的代理书记都不知道,用自己的权利破格提拔人才成了笑柄。他不坚持原则、不注意影响,思想组织观念淡薄,把建立基层班子当做儿戏。沿村一二十年没有一个完整的领导班子,对于村里的一些违法犯罪行为不进行严肃认真的调查研究,不结合实际随心所欲提拔干部,把党的组织原则抛在一边而我行我素、对那些存在的严重问题放任自流,造成沿村长期混乱不堪。

  村里积压的问题如下:

  村里有40亩地,村民每亩地300元承包已经种了20年的经济作物,在没有村班子(只有两个村委成员)的情况下,不开会、不研究,不投标,私自强行把地高价卖出,伤害了农民的心。

  在2012---2016年间,村里种植有200余亩棉花,上级每年都给棉农每亩地的30元的补贴款,种植户的3万元补贴款不知去向。

  2014年村集体有50亩加上村民300亩责任田,不经村民同意就出让给别人50年经营权,看看他们独断专行到何等地步。

  在2012年---2014年,国家给村民划拨的危房改造款,这个刘光营委员大肆敛财,每家每户也不放过,把应该补贴的7350元,只给3000元,其余的3500元作为私有资金,他们还任人唯亲,有的户应该补贴4000元的他只给500元,应该给农户8000元的他只给5000元,在国家级贫困县出现这种贪腐现象令人寒心,真是雁过拔毛,毫不留情。

  2017年,上级政府给农民的免费小麦种子,经过村两个支委的策划每斤加3毛钱,每一袋子还要加上一元钱,国家给农民的扶贫良种也成了他的赚钱台阶,真是胆大到了何等地步。

  2018年又开始新一届选举,我又被多票胜出担任村主人,可是在选举后不发我的委任证书,也不宣布我的结果,使我处于冷冻状态。我曾多次跑镇里询问情况,答复是:这不应该那不应该,回头再说...他们轻描淡写、互相推诿,他们还寻衅找茬推翻选举。我真的没办法,只好到县里找书记咨询,县委书记给镇书记打电话,让他写个书面报告,可镇党委书记欺上瞒下,说:选委会不同意,不宣布、不叫干,难道选委会的权力能大于几千个选民吗?村民选举法有这条规定吗?镇党委书记已经换了两任了,他们不调查不落实,听之任之,不下基层搞调研,没有担当精神能搞好农村的工作吗?我干和不干都无所谓,但是,党对农村的选举政策是不是在农村打了折扣?是以政策为依据还是个人说了算?众多群众按照选举条例海选出的村主任算不算选举程序?群众的意愿难道违法了吗?绝大多数村民信任我,为什么我不能胜任?国家出台的村民选举法还有没有法律效果?选举法是不是成了一纸空文?群众对此做法非常无奈和不满,请给个说法,还我一个公道。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