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农民工举报拖欠工资 引出山西潞安李阳煤矿系列猫腻丑闻


作者:法治中国     来源:法治中国     时间:2020-01-10 15:47

字号

日前,有农民工反映:山西潞安集团李阳煤业有限公司恶意拖欠工资5年不给,多次索要无果,领导干部却生活奢靡腐败。本网就此事暗访时,山西潞安集团建筑安装公司项目经理郝利荣坦言:李阳煤矿筹建时欠下建设装修费用过亿。有的公司起诉李阳煤矿后,即使胜诉也要不下。因为李阳煤矿的银行账户已经被封,但是私下通过其他账户结算,所以煤矿正常运转,丝毫不受影响,即使法院也没办法。同时,谈及李阳煤矿重用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员,矿上领导生活作风腐化奢靡,办公室面积严重超标,煤矿内部食堂动辄辽参海鲜、法国进口洋酒等情况,郝利荣并不否认。并表示,乱搞男女关系是人家的私事,同时对内部食堂的奢靡也很无奈。

据农民工李建兴反映:2014年开始,自己和老乡跟从山西威鹏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在潞安集团李阳煤矿进行煤矿亮化文化。工程结束验收合格,但自己和其他工友依然有360万元的工资迟迟没有结算。找山西威鹏装饰公司索要时,老板陈宝珠坦言当初借债垫资施工,结果矿方违背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先以煤矿尚未投产,资金短缺而拖延支付;后换了两任矿长,新矿长总以不是自己任内的事情而拒绝理会,因此拖欠至今。

“我们给山西威鹏装饰公司打工多年,过去没发生过拖欠情况,所以也相信陈老板的话。了解情况后,我们去李阳煤矿索要工资,结果不仅连门都进不去,还遭到不明身份的人员辱骂和威胁。煤矿一车一车出煤,煤炭形势又挺好,怎么会没钱?我们施工时还见拉有海鲜的车辆进出食堂,垃圾里还有洋红酒,怎么到发工资就缺钱了?外出冒着生命危险打工,一家老小就指望这点工资生活,现在孩子交不起学费,老人住不起医院,真的是没法生活了。陈老板对我们挺好,几户特别贫困的他给想办法解决了,但是大多数人的工资无法落实。”

本网辗转联系到山西威鹏装饰公司总经理陈宝珠。陈宝珠表示农民工反映的问题属实。陈宝珠称:李阳煤矿所有工程均由山西潞安集团建筑安装公司作为甲方出面签订合同,当时自己借民间贷款垫资施工,本以为按照合同约定,完工就能拿到工程款,结果尽管工程质量验收合格,但是矿方依然拖欠支付,一拖就是五年。自己全额垫资,利息高筑,公司几近破产。

“煤矿说是没钱,其实很有实力。我跟着领导们在李阳煤矿的内部食堂吃过饭,吃的是辽参海鲜、大闸蟹、牛排,喝的法国洋酒,矿领导表示是一瓶数千元的‘法国冰酒’(音),一顿饭光酒就得两万元。事后煤矿换了两任领导,都是新官不理旧账,以不是自己手里的事情为由拒绝。截至目前,我的工程结算款为1382万多元,除工程竣工后给了225万元外,余款1132万元至今未给,甚至连账都未挂上。五年来,我一向经营良好的装饰公司,居然被国企煤矿恶意欠债几近破产。民间借贷天天催债,工人住我公司讨薪,我无颜面对工人,也不敢面对催债人,现在是四处流浪,有家不能归。工人们虽然很多是外省的,但是跟我多年,都不容易。有几家特别困难的,我卖了房给他们解决了一部分,但是大多数人的工资我确实无力支付了。”

陈宝珠说 :“我只能天天讨要工程款,李阳煤矿见新官不理旧账的说法难以继续,又改口当时工程款过高,提出重新核定。我们同意并积极配合。结果我们每次跑到太原,去了李阳煤矿指定的会计事务所,煤矿代表郭建宏却总没来,无法进行核算。等到下午郭建宏来了后,谈不了2个小时,郭建宏就又走了。郭建宏当时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被潞安集团处分。反而被李阳煤矿重用,但是据说他旧习不改,在太原天天就是泡歌厅,早上起不来,所以会计事务所的核算工作进展缓慢。”

陈宝珠称:核算中,会计事务说工程款过高,要按照当下的行情计算。“这简直太荒谬了!我们安装的路灯,用的LED芯片。5年前LED芯片上市不长,价格是现在的几十倍。李阳煤矿地处荒凉,偏僻山上,当时为了安装路灯,需要从百里外的县城租赁调运安装车辆。一路上交通不便,且天天拥堵,租赁的安装车辆第二天才能到达,导致施工成本提高,这都是现实情况,李阳煤矿当时也承认,也十分认可。当时安装煤矿招牌,矿方提出特殊要求,我们想方设法增加许多成本予以实现,得到了矿长的肯定和称赞。当时按照矿方要求安装招牌字体后,矿方又表示不喜欢这个字体,提出换掉字体,表示费用由他们承担。我们按照要求又重新造字安装。当初施工报价都是根据实际情况和当时行情核定的,矿方各级各部门工作人员也了解并认可,各个流程的工作人员也都签字盖章了。但是李阳煤矿指定的会计事务所,在核算中不顾实际,断然不予承认,导致核算无法进行。”

本网在山西威鹏装饰公司暗访了潞安集团建筑安装公司经理郝利荣。郝利荣表示,李阳煤矿目前是潞安集团的主力煤矿之一,煤储量大,开采运转也良好。

谈起工程款问题,郝利荣对表示威鹏装饰工程验收良好,手续程序也完善到位,但是他也很无奈。因为建筑安装公司就是个空架子,煤矿不拨款,这边根本没钱支付,并支持山西威鹏装饰公司走法律等各种渠道索要所欠工程款。

郝利荣同时透露:李阳煤矿当初修建时的建筑、装修等所有工程款项大多没有结清,有的公司起诉了建筑安装公司和李阳煤矿,也胜诉了,但是依然拿不上钱。李阳煤矿的账户明面上已经冻结,但是私下里通过其他户头私下运转,所以丝毫不影响煤矿的正常运营,法院也没有办法。”

陈宝珠和郝利荣聊天时提到:李阳煤矿吃海鲜喝洋酒,豪华大餐不断。不久前自己还和郝利荣一起前往食堂吃豪华大餐。而且煤矿产煤良好,今年煤价这么高,分明就是恶意拖欠。作为一家公家煤矿,居然也恶意拖欠,殊不知背后多少公司濒临倒闭,多少人家老人没钱看病,孩子没钱上学?对此,郝利荣表示也很无奈,建议山西威鹏装饰公司继续想办法讨要。

本网通过搜索发现,关于李阳煤矿的举报不少。有人在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称是李阳煤业离职员工,离开和顺将近一年,并参加了新的工作岗位。但是由于李阳煤业长期拖欠社保所养老保险,导致自己的社保关系一直无法正常转移到现单位。马上就2年了,因为社保关系无法转移回现单位,现在一直处于断保状态。

本网拨打李阳煤矿矿长王永珍电话采访核实,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对此事,本网将持续关注。

来源:法治中国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