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新闻 > 新闻内容

谁是山西孝义市兑镇镇“黑煤矿”的保护伞?


作者:追踪事实     来源:微信公众号:追踪事实     时间:2020-03-24 15:13

字号
近期举国上下共抗冠状病毒,为取得战疫的胜利,无数医务工作者,社会团体及个人都做出了应尽的职责义务,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全国人民携手共进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山西省孝义市兑镇镇政府在特别时期更是严抓日常工作。
 
 
2020年1月15日,孝义市兑镇镇打击私挖滥采专项行动推进会召开。镇机关党政班子成员、包村干部、农村两委主干以及派出所、国土所、供电所等相关责任单位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由镇长赵瑞敏主持。会上要求,相关职能部门和各村“两委”主干要切实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加大打击力度,严格责任落实,强化工作措施,全面展开打击私挖滥采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充分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性,鼓励群众积极检举,形成打击私挖滥采的强大声势和社会氛围,维护和巩固全镇良好的矿产资源开发秩序。会上,副镇长刘方炳宣读了兑镇镇党委和政府关于开展打击私挖滥采专项行动的工作方案。相关村委主干做了表态发言,相关负责人及各村主干与镇分管副职签订了责任状。会议通报了近期打私工作情况,分析了当前打私工作的严峻形势,就2020年各打私责任单位的目标任务进行了分解说明,对下一步工作进行了推进安排。
然而在山西省孝义市兑镇镇却是令人无法理解的现象, 一边是有关职能部门当地打击“私挖滥采”,而另一边却是”黑煤矿”正在明目张胆组织违法生产。这是记者在山西省孝义市兑镇镇后沟村调查后惊人的发现,更令人吃惊的是”黑煤矿”成为兑镇镇政府的摇钱树。近日,单位接到孝义市兑镇镇后沟村村民电话举报称:孝义市兑镇镇后沟村”私挖滥采”现象特别严重,当地政府不但默许生产,还做起了“黑煤矿”的内线,视矿工生命安全于不顾,让正规检查无从着手,使国家资源白白流失,国家公务人员成了米仓的老鼠。1月29日,上午10时许,记者驱车在举报人带领下来到孝义市兑镇镇后沟村山顶进行暗访。山下沟内一排排养殖大棚进入记者的视线,二排共有二十个大棚,院门紧闭。院子右手旁有一幢三层的白色办公楼。据举报人讲,黑煤矿及生产出的原煤就在院子里面左手第一排、第二排大棚里面,“黑煤矿”为隐形地堡式竖井,内设有绞车房、井架。原煤从井下提升上来后,直接装到大棚里面的车上,然后拉到另一个存煤的大棚内。第二日装车后走院内另一个门拉走。你们看到大棚左手的塑料管、水池没有?记者点了下头,举报人说:这些水全是从矿下抽出来的。记者问:如此规模的大黑矿怎么听不到发电机的声音?举报人笑着回答:人家随然是“黑煤矿”但是使用的是国家电网的电,你们觉得这家“黑煤矿”特别隐蔽,外面来的人肯定找不到。但是在当地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个矿现在有四个股东,黑矿是后沟村一个叫张生的人包的,他是本地的一个大忽悠,包下以后因为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就找了一个出钱的南方老板,但是没有政府部门关系,又找了一个市里面公家的关系,地方上还有姓田的协调附近村里面关系。工头是河南人、工人有河南的还有陕西南郑的,工头是一百二十元一吨承包的。现在该矿一天出四百吨,每吨卖差不多五百元,每车给工人们一百二十元,实际每三轮装一吨四,合每吨工价为八十元。每天平均四百四十吨。综合成本每吨一百元,政府关系最多一百元,每吨纯利三百元,每天最少挣十几万元。触目惊心的国有公共财产就这样被政府和“黑老板”狼狈为奸,巧取豪夺。
国家和省里多次下文件要求整治”私挖滥采”现象,可见国家对杜绝“黑煤矿”生产的力度与决心,但是孝义市兑镇镇政府却视国家法律于不顾,盲目的追求经济利益,甘愿放弃自己应尽的职责。到底是哪位领导为其打造了”黑煤矿”泛滥的温床呢?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