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新闻 > 新闻内容

山西芮城:儿童输液出意外,卫生院长忙协调


作者:晋日视点     来源:晋日视点     时间:2020-06-28 16:30

字号

2020年6月20日,运城市芮城县西陌镇西滑村朝晖卫生室发生一起儿童输液突发死亡事件,这给西滑村年轻的马氏夫妇带来巨大的悲痛。然而此事蹊跷的是,儿童在医治输液过程中不明原因的死亡并没有按照规定逐级上报,查明死亡原因,反而在西陌镇卫生院长积极督促、协调中达成私了协议,企图隐瞒不报这起涉嫌的医疗事故。

图一:发生儿童输液致死事件的西滑村朝晖卫生室

6月20日早8时左右,西滑村马氏夫妇的唯一女儿,年仅二岁六个月的马某蹦蹦跳跳的被母亲送到西陌集镇幼儿园上学,时至中午10时左右,母亲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说孩子有点发烧,让家长接回去看医生。

10时左右母亲接到女儿后,直接来到西华村卫生室——朝晖卫生室进行看病。朝晖医生再给简单量体温后说孩子低烧,输点液就会好。于是,女儿马某就在村卫生室接受输液治疗。

但是马某在村卫生所输液过程中,孩子突发不良症状及昏迷,母亲赶紧把女儿接上车欲送往芮城县人民医院进行急诊抢救过程,但是在去县医院半途中,发现孩子已死亡。

早上还蹦蹦跳跳的去幼儿园上学,到中午却已是阴阳两隔,巨大的灾难和悲痛瞬间打垮了年轻的马氏夫妇,而后闻讯赶到的西陌镇医院黄满福院长也出现在西滑村卫生所,在朝晖医生说愿意出钱私下了结此事,在当下疫情环境下越快越好的情况下,黄满福院长作为中间协调人积极与马氏家属协调协商处理事后私了事宜,最后促成西滑村卫生室朝晖和马氏亲属达成赔偿12万余元,一次性了结此事。

随后朝晖医生紧急动员亲属取钱赔偿,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赔偿款交于马氏家属,而村级卫生室的上级管理单位——黄满福院长并没有按照规定逐级上报,反而是把这起涉嫌医疗事故给瞒报起来。

剧痛过后的马氏夫妇常常以泪洗面,孩子为什么在输液中会突发死亡?死亡原因是医生违规操作?还是输液过敏?抑或是输液药品质量问题?但是这一切的质疑均得不到朝晖医生和镇卫生院的任何释疑。

图二:村卫生室上级管理单位西陌镇卫生院

近年来,在农村输液治疗已成为一种见者不怪的现象。

村卫生室静脉输液业务开展十分广泛,且呈大幅上升势头。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小病大治”、“大病久治”,既增加了农民的负担,造成医疗资源浪费,也对患者的健康造成了潜在危害。部分村卫生室为了增加收入过度输液,滥用激素、抗生素,成为基层医疗机构过度用药、过度医疗的推手。大部分村卫生室硬件条件薄弱,没有独立、清洁的治疗室和输液观察室,缺少必要的抢救药品和器械,一旦出现输液反应,难以进行有效的应急处置。

为此,2014年卫生部对全国村卫生室静脉输液治疗下了禁令。禁令中规定确需开展静脉输液的村卫生室,应向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提出开展静脉输液服务申请,由县、市两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逐级审批备案后方可取得静脉输液资格。患者在村卫生室就诊过程中因病情需要必须输液的,未取得输液资格的村卫生室应及时将其转往乡镇卫生院诊治;情况紧急不能转诊的,应当先行抢救并及时向有抢救条件的医疗卫生机构求助。

然而禁令在芮城县西陌镇的各个村卫生室似乎“禁而不止”,作为最直接的管理单位西陌镇卫生院,不仅没有做到日常严格的监督管理,却在发生涉嫌医疗事故致人死亡事件下,充当中间协调人,私下隐瞒私了,不仅没有按照相关规定上报待查明原因,责任承担划分大小,反而企图把致人死亡的涉嫌医疗事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处理,这是对患者家属的极端不负责任甚至对本职工作的渎职。

据西滑村民讲,朝晖卫生室在几年前也同样发生一起因输液致人死亡的先例,最后也是赔偿私下了结,这次出现儿童输液致死不明原因是第二次的输液事故。

6月24日,事情发生后的第四天,作者把了解到的情况短信告知芮城县卫计局姚局长。但是截至到发文时,姚局长针对此事并未做任何的信息回应……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