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场 > 新闻内容

市民请求周强院长关注4年却执行未果的案子


作者:网络     来源:宁夏法制网     时间:2021-01-11 19:39

字号

本社讯:近日,中国好人——陕西劳模企业家、荣获全国抗击新寇疫情先进个人郑勇向周强院长反映他陕西北方优钢公司执行案子四年多执行未果的案情报告,陕西北方优钢公司诉陕西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借款纠纷案,于2017年5月经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陕西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赔偿陕西北方优钢有限公司本金600万元及利息等870多万元。2019年7月至11月两次拍卖最低价5200万元流拍,后又经变卖程序仍无结果!进入以物抵债,因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制造虚假诉讼阻挡,无任何进展。该案曾经于2018年最高法曾下发督办函,限定陕西省高院于2018年底前结案,但至今没有处理!

1.jpg

2020年8月10日又再次于最高法网站督办,现在已近2020年年底,案子还是没有任何结果,近期郑勇收到全国人大常委、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晓东转给陕西高院的答复函。

据了解,这起案件曾经得到全国人大代表赵超连续五次反映给最高法院,经最高法院批示,转发给陕西省高院。全国人大常委赵皖平,李晓东。全国人大代表李晓林,周卫健分别给最高法院均有反映信,最高法院批复到陕西高院,依然没有实际的推动。均以各种理由搪塞,推诿。另陕西省人大文月民等13名人大代表2018年8月也给陕西高院联名反映也没有结果!陕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梁桂,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庄长兴,省政府副省长,省工商联主席方光华多次转批郑勇的反映信给陕西高院院长也显得芲白无力 !

郑勇呼吁,今天 他需要向周强院长汇报真实情况是让他了解和进一步掌握他维权路上的艰辛与坎坷,依法追回他的合法债权1500万元。

据了解,2019年12月5日,陕西省高院让渭南中院通知决定,承认郑勇的债权1321万元,按照华州区国际城项目流拍价5200万元,硬性要求他再拿出3879万元,然后将这个项目交给他,当时他表示不具备这个能力。2020年3月30日,二次分割处理C区价值2700万元,省高院只承认他的600万元本金,利息和罚息825万元暂不考虑,再让他拿出2100万元,并要求买断武功信用社债权1100万元和咸阳市243名老百性集资退偿款1000万元。他千方百计联系到咸阳房地产公司咸阳市一建司出资2100万元,拟接手这个项目,查看华州区现场后,他们达成合作意向,可是后发现对方陕西兆兴公司相互勾结制造了虚假诉讼案。即兆兴公司欠建筑公司新智公司工程款6100万元,工程款执行优先华州区法院2018年5月份做了裁定书,因标的超5000万元,由渭南市中院审理,合作伙伴发现了这些问题,断然终止了与他合作。这完全是因对方蓄意制造了虚假诉讼造成的。

2020年11月9日,省高院给李晓东副主席函复中称:经郑勇努力也无新的投资人接手该项目,武功县信用社不同意郑勇的意见,郑勇提出的以物抵债方案也无法实现。其根本原因是对方精心策划了虚假诉讼案,阻碍了依法抵债程序。现在7月15日渭南市中院依法公正判决,驳回了兆兴公司的违法要求。12月1日省高院在咸阳市中院召开了第五次协调会,决定让涉案的武功县法院和渭城区法院各自执行,这分明是把责任和麻烦推给基层法院,很难协调涉案的还有西安市中院、华州区法院形成统一意见。此案涉及三个地区四家法院,差距太大,短时间内执行不会有任何结果。四年多了,郑勇他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常年往返于咸阳、西安、渭南、华州区、北京等100多次争取权益,而结果都没有处理!

目前,陕西高院只要求郑勇息诉罢访,不做正面回答,不制定以物抵债具体执行方案,蒙混过关,把麻烦推给基层法院。省高院2019年7月6日给各涉案法院通知,涉案法院各自执行,至今过去半年没有任何进展!

2019年10月30日,陕西省高院谭爱华副院长就曾提出以物抵债,而执行局却故意拖延,不开债权人会议。他们四家债权共计6900万元,标的物5200万元,本应召开听证会,资证债权,按百分比分配房子,由他们自行销售变现,执结此案,但实际情况是陕西高院执行局执行程序违法,滥作为!按法律规定两次流拍并经过变卖程序两个月仍无果,即可采取以物抵债,兑现房产。

可是,具体执行过程中,两次让郑勇出资巨额资金,其中第一次强行让他公司拿出3879万元,郑勇曾当场表示没有这个能力,今年3月.30日第二次又提出分割执行,又让他拿出2100万元,这个方案他表示同意,并积极寻找合作伙伴,一并接受该项目。但此时又遇到兆兴公司制造虚假诉讼,阻碍案件正常执行陕西高院执行局以此为由不再协调此案,并将案子甩给基层法院执行。实际情况是有财产不执行还让申请执行人拿出巨额资金,明明故意为难我。恳请周强院长听听郑勇的意见,早日完成以物抵债,以实现我的债权1500万元。我最近给咸阳市渭城区法院报函减去300万元债权,只要1200万元的债权。请求周强院长针对此案专项调查监督、指导督促陕西省高院执行局尽快将我的案子以物抵债,执行到位!

本案律法焦点

全国人大代表赵超在今年即将召开的十三届五次大会议案组采纳立案,但渭南市中院民二厅主审法官和厅长多次当面对郑勇说,此案他们都认定兆兴房地产公司涉嫌有虚假诉讼是成立的。郑勇2020年4月向陕西省公安厅举报兆兴房地产公司涉嫌虚假诉讼罪,10月29日省厅刑侦局转给郑勇函件,但没有实际行动执行处理!陕西北方优钢公司诉陕西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借款纠纷案,于2017年5月经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陕西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赔偿陕西北方优钢有限公司本金600万元及利息等870多万元。2019年7月至11月两次拍卖最低价5200万元流拍,后又经变卖程序仍无果,进入以物抵债:因兆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制造虚假诉讼阻挡:无任何进展。渭南市中院民二厅主审法官和厅长多次当面对郑勇说,此案他们都认定兆兴房地产公司犯有虚假诉讼是成立的。郑勇2020年4月向陕西省公安厅举报兆兴房地产公司犯有虚假诉讼罪,10月29日省厅刑侦局转给郑勇函件,应该规涉案法院辖区渭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立案侦办,最近元月7日郑勇上访了高新公局刑侦大队,接待同志讲,根据前几年,渭南市公检法开过联系会确定,凡是虚假诉讼罪和拒执罪案件必须是法院移交给公安局才能立案侦查。郑勇于2020年12月14日正式向渭南市中院递交了申请书,要求将兆兴房地产公司犯有虚假诉讼罪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可是答复是郑勇是受害第三人,但是却是案外人,目前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案外人的要求能否受理:至今还没有移交公安局,所以造成兆兴房地产公司法人逍遥法外!天理何在?

(责任编辑:张晓峰、李军)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网友报料

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博

客户端下载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招贤纳士 在线留言 在线报料 人员认证
国度网络 网站建设